当前位置:
宜昌经济增长动力结构变迁与未来增长主动力
发布日期:2017-08-25
字号:[ ]

  

  

  

  经济长期增长取决于供给侧的生产要素投入量增长与全要素生产率(TFP)提高。其中,TFP的提高来自投入要素得到更为合理有效的利用、要素升级与机构优化——而制度起到很强的促进或制约作用。所有跨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国家和地区,均依靠TFP增长而非要素投入量增长。

  2000-2016年,宜昌实际GDP年均增长12.16%。其中,2000-2011年震荡上行,年均增长12.97%;2012-2016年逐年下降,年均增长10.25% 。要素投入(尤其是资本)增长是该时期宜昌经济增长的主动力:要素投入(只考虑资本和劳动)与TFP增长对宜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分别为58.7%和41.3%,要素投入增长主要来自资本存量的增长——年均增长15.4%,使得资本存量增长对宜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5.6%。2000-2009年,宜昌经济增长动力结构良好,TFP增长对宜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约55%;2010-2016年,TFP增长对宜昌经济增长贡献率快速下降到20%以下,投资(资本存量增长)成为宜昌经济增长的绝对主力——贡献率超过80%。

  近几年,宜昌工业进入中期向后期过渡阶段,重化工业与第二产业占比不断下降,这种产业结构变迁在中短期不利于劳动生产率提高和TFP增长(这是拉美很多国家和地区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重要原因);由于高等教育普及化,职业培训、医疗、保健等发展速度减缓,研发投入不足等原因,技术进步、人力资本提升等要素升级较为缓慢且短中期内难以发生根本性转变,其对TFP增长的促进作用有限。可见,宜昌的TFP增长速度在中短期内难以快速上升。要素投入方面,劳动力与就业人员未来几年很可能持续负增长趋势,而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增强,仅投资方面尚有文章可做。因此,未来几年里宜昌经济增长主要还得依靠投资,但对经济增长速度不能抱太高期望。毕竟,宜昌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90%,资金主要来自外部,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  化解宜昌经济增长趋缓的困局,一方面需要统筹谋划重点产业项目,强化招商引资,增加重点产业投资,巩固与培育重点产业(千亿产业)集群,延伸重点产业的产业链,以增强现有千亿产业竞争力,培育发展新的重点产业集群,提高中短期投资效率和经济稳定增长的产业支撑力量。另一方面需要深化改革,激励技术、工艺、商业模式等创新,培养和吸引高端人才、专业技术人才和专业技术工人,以逐渐提高TFP增长速度,使TFP再次成为宜昌未来经济长期增长主动力。

  来源:三峡日报 作者: 盛三化 三峡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